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八十五章 嬷嬷!上

作品:衣手遮天|作者:饭团桃子控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08-26 22:05:41|下载:衣手遮天TXT下载
  永平侯哭了好一阵子儿,谢景衣站在一旁冷眼瞧着,京城醉红楼的头牌娘子小欢喜,都没有他的戏多。

  就在谢景衣以为他要哭到昏厥过去的时候,方嬷嬷请的郎中终于姗姗来迟。

  “侯爷不若先行去厢房洗漱,待膳食准备好了,再遣人去请。大郎尚在书院,我去叫人唤他回来。”谢保林不动声色的摸了摸自己的头,今日他可算明白了什么叫做泪如雨下,他感觉自己刚刚洗了个头……

  永平侯清了清嗓子,自觉尴尬,掩面而去,临走之时,还不忘叮嘱,“叫甚侯爷,叫阿爹便是,待明日领我去那青山村谢家,他们把你养这么大,又给你娶妻生子,理应感谢于他。”

  谢保林尴尬的挠了挠头,又是一头的水。

  给谢保林把脉的郎中,那是惊讶的合不拢嘴,他自觉自己好似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。

  但作为一个有操守的郎中,他心中憋闷,嘴上痒痒,苦不能倾述……

  谢保林此刻的手已经恢复了原样,明眼人都知晓已无大碍,郎中开了些不温不火的药,然后夹紧药箱快速的走了。

  屋子里一下子只剩下了谢家人。

  翟氏往外探了探头,啪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。

  “我的老天爷,夫君你当真是永平侯的亲儿子么?这这这……这下好了,我正愁孩子们的亲事呢,你们也别怪我势利眼儿,我出身不好,担心孩子们跟着我被人看低了去,这下好了,我儿是侯门贵女,还有谁人瞧不起她们?”

  翟氏说着,压制不住的心花怒放起来。

  谢景衣放眼看过去,谢景娴一脸懵的样子坐在角落了,完全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。

  谢景音倒是一直盯着她瞧,见她看过来,悄悄的吐了吐舌头。

  “阿娘,未必有你想得那般好。”谢景衣说着,拿了一块干布儿,递给了谢保林。

  谢保林一脸无奈的接过了,擦了擦头上的泪,迟疑道“侯爷不喜三囡。”

  谢景衣心中一暖,摇了摇头,“阿爹,喜欢不喜欢我,都不是要紧的事儿。你女儿我,有钱有颜,身体康健,不缺人喜欢。可是阿爹阿娘,你们可想想清楚了。”

  “去岁的时候,侯府便知晓了。却只遣了一个婆子来,这等认亲族的大事?便是侯爷不亲来,怎么着也得来一个姓谢的宗族不是?”

  谢保林若有所思起来,翟氏也神色郑重起来。

  “二来,为何突然又来了?今日我方才听柴佑琛提及,阿爹进京这事儿准了,王公在里头使了劲儿。”

  翟氏一听,当真欢喜起来,比起背靠侯府,还是谢保林要升官来得更加实打实。

  “此言当真?”翟氏问完,又自己摇了摇头,“柴二郎说的话,岂有假的。”

  谢景衣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儿,柴佑琛是蛊王吗?

  她瞧着她阿娘已经完全被这个狐狸精给迷住了!

  “真是太好了,我正是担心大郎进京赶考,吃不好睡不好,现在好了,咱们全家一起进京去,阿弥陀佛,我可算是可以睡个好觉了,官家英明!”翟氏说着,双手合十,恨不得立即回屋给官家烧纸,呸呸,烧香。

  谢景衣见她思绪已经飘远,忙又将话题拉了回来,“三来,侯爷既然有铁证在手,为何一开始不拿出来?左右不过想着,侯府这等高枝,既然都递下来了,我等小民,哪里有不顺杆爬的道理?”

  谢景衣说着,偷偷的看了看谢保林的脸色,见他并无恼怒之色,这才放下心来。

  “四则,那宫中的大纸压了下来,已经证明阿爹身份无疑。侯爷为何还要拿出那珠子,害阿爹白白受罪?”

  谢景衣说着,给谢景音试了个眼色,谢景音忙补充道,“可不是,他又不知晓三囡会不会受不住沉香,万一她沾了必死,那可怎么办?”

  翟氏一听,忙呸呸呸,一连呸了好些声,方才失望的坐了下来。

  屋子里静悄悄的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翟氏方才自嘲的笑了笑,“是我贪心了,我有儿有女,夫君出息,儿女孝顺,竟然还奢望太多,确是不应该。夫君你莫要恼三囡,她说话向来直率。”

  “夫君,不管怎么说,你找到了亲人,乃是一件可喜可贺之事。咱们应该高兴才是。”

  谢保林笑了笑,摸了摸谢景衣的头,并未接话。

  谢景衣到此,彻底的安了心,她阿爹不是个糊涂人,上辈子也是听闻永平侯就要一命呜呼了,方才着急回去奔丧的,如今那人活得好生生的,这世可不是与前世大不相同。

  虽然说了这么些不妥,但谢府还是肉眼可见的欢喜起来。

  那可是永平侯府啊!京城里来的勋贵!

  翟氏要忙着操办筵席,一家子没有再多说,便散了去。

  谢景衣双手背后踱着步子,朝着一个偏僻的小竹林走去,这里离住处远,乃是避暑的小院子,如今天冷,不会有人来。

  “青萍,我听你说过,你阿娘认识咱们杭州城许多达官贵人家的嬷嬷,可是如此?”

  青萍眼睛一亮,点了点头,“正是,小娘。我们乃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,这总归都有些七大姑八大姨的,散得到处都是。说不上多亲,不过偶尔还是有走动的。”

  谢景衣勾了勾嘴角,“很好。永平侯来了杭州城,住在我家中的事,飞快就要传出去了。若是有人来打探,你便让你阿娘说,就说永平侯最爱美人,越是矫情厉害的小作精,越是喜欢。”

  青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那永平侯,不是谢景衣的祖父么?

  她就没有见过,这么异想天开的大孙女儿!

  谢景衣眨了眨眼睛,“你按我说的去做,保管皆大欢喜,出不了乱子的。”

  青萍点头应了声,小娘比她聪明,小娘说的肯定是有她的道理的。

  谢景衣拍了拍手,看着青萍远去的背影,一个拐弯,朝着厨上走去。

  君子报仇,一刻钟都嫌晚。

  永平侯光明正大的害了谢保林,她也得光明正大的害回去才对。

  她想着,搓了搓手,抬脚迈进了厨房,“嬷嬷,侯爷那边传话来,说想吃肉丸汤呐!”